2008年12月24日 星期三

《林苑百合》 请叶新田现身(原稿)

一句俗语:“面子是人家给的,架子是自己丢的”,正好用以说明董教总教育中心和捍卫董教总工委会(查无此社团注册)。

事出新纪元学院事件沸沸扬扬,扰攘尘上,隆雪华堂会长拿督黄汉良曾表示叶新田身兼华教机构数主席职,应辞去新纪元学院理事长的职位,以缓和目前的冲突,寻求解决方案,让事件得以平息。

上述建议提出后,慢慢在华社发酵,大家慢慢搞清楚新纪元学院的归属权,不只有董总,还有教总、独大和董教总教育中心。而在《1996年高教法令》中的最高权力机构是新纪元学院理事会,院长亦具有执行上的法定地位和责任。

由此可鉴,董总特大10比3 所通过的议案,只是董总作为其中一个管理单位的决定,不是新纪元学院理事会全面的议决。然而,由于董总主席叶新田同时是董教总教育中心主席、也是新纪元学院理事长,理所当然好像全部他所领导的单位之共同意见;事实不然!自6月14日后,他并没有召开新纪元学院理事会汇报或讨论相关事项,至少独大就表达了支持华教两老“保持现状,续聘院长”的不同看法。

黄汉良开腔惹来董教总教育中心以文告回敬,声明叶新田在各单位的主席职位都是经董总的组织途径推选,黄汉良不应干涉内政,而那个无牌的捍卫董教总工委柯建生还要正牌隆雪华堂会长黄汉良还叶新田和其董事会清白?不只让人看了莫名其妙,还怪可笑地丢尽董教总颜面!

第一, 按董教总教育中心和捍卫董教总工委会的思维逻辑,他们 “要”政府“收回”小学英化数理方案,并声言发动大抗议行动,也是“干涉 ”政府内政呢!他们干嘛要做?很明显的,英化数理和新纪元学院都是公共课题,涉及公众利益,所以,在大是大非的关键,作为意见领袖的团体组织及其领导就应该发表看法。

第二, 董教总捍卫华教的金字招牌是用半个世纪,在历届领导人的带领下,一步一脚印地走过风雨,坚持理念,付出牺牲而建立。组织尊严岂是两辆霹雳州来的巴士、几个打着“捍卫董教总”的无牌团体发几篇文告骂人而来?

第三, 隆雪华堂是国内响当当的意见领袖之一,举凡弱势群体和不合理事件,如大专生受大专法令对付、妇女被歧视、中文媒体被政党收购、义山逼迁、白小关闭等等课题都发表建设性看法,领导舆论,针砭时事。如今,新纪元学院事件当然不例外,何以变“干预”?

董总主席叶新田如果捍卫组织的颜面,此时最好站出来把事情交待清楚,不要躲在柯建生、邹寿汉或那些“捍卫会”之后,连自己的学生、教职员和家长都不接见。拖过了2008年12月31日柯嘉逊即使离开,留下来的叶新田仍难抬起头。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那年‘非典’狂袭台湾,一家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惊恐过度,撇下病员各自开溜,逃命去了···这事还没过去多久。另一件就比较远些,就是911事件。还记得当时美国正副总统也分头藏匿起来运筹帷幄,指挥大局。同样都面对危局,开溜和藏匿是不同选择···除此以外,不知【叶子兵法】现在玩的是何法?

匿名 提到...

叶新田自上位以来,头就没抬起过,听说是被‘底下人’瞧不起,所以才为了‘抬头’武刀动枪的啦。你所列的123条他岂会不懂?可是一手抹去他应有贡献的话,令他‘是可忍孰不可忍’地发飙起来,于事究有何益?显然不算明智呢!论事行文,何妨执中持平些呢?奉劝一句:有容乃大!【水梅】

李书祯 Jean Lee 提到...

如果有人愿意提一提他的贡献,也很好;让大家知道。
不过,对我而言,现在华教不是论功过的时候,而是在关键时刻,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匿名 提到...

叶新田 is a puppet. he is controlled by a force behind him, some political power. And this is very dangerous situation. attacking 叶新田 alone is not enough. got to find a strategy that counter the forces behind. Those who openly opposes 叶新田's have been one by one crippled: first, Mr Loot Ting Yu (sexual harrasment) , then Mr Lin Yu Tang (some mysterious legal suit). Next will be Huang Han Liang, and Wu Jian Cheng. You just 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