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日 星期二

《林苑百合》 探讨“乱”的根源 (原稿)

巧遇沈德和先生,我问他负责的小学是不是在雪州范围,可向民联政府申请维修拨款。他说:“在吉隆坡。但,可以向民联政府申请校地吗?”。

我连忙回答:“不要,不要!不要给地。华教哪里有地,那里就乱!”。

他一脸错愕,问我:“那么,学生不够课室怎么办?”,我也答得很快说:“等我们做了中央政府后,由政府建”。其实,我心里还想:“纳入体制,董教总就可以功成身退,瓦解就瓦解,大家不用争了”。一路返家,思索刚才的对话,肯定吓坏他老人家了。我对此感到抱歉。

确实,华教的乱源,就在校地、建设和权利。从近年的华教纠纷中看到,历史悠久的坤成女中要全拆重建、巴生滨华二小搬迁、到新纪元学院百亩校地的不平等合约,背后都存在巨资建设和工程所带来的利益问题。

我感动大马华裔同胞,在单元的国家教育体制中,齐心协力,排除万难,造就了两百年华文教育的辉煌。其中,我们的领袖林连玉老师被褫夺公民权,陆庭谕老师遭阻击受伤,沈慕羽局绅、林晃升先生和柯嘉逊博士受牢狱之灾;他们付出了生命的热忱、时间、精神和人身自由,展现对民族教育文化深深的爱。我尊敬他们,他们不是单单拥有“权力”和“身份”的领导。

当然,还有很多华教人士是追随理念,出钱出力,永不言弃,令人钦佩。无可否认,沽名钓誉、玩弄权术、从中图利、破坏团结、勾结政商,出卖华教原则的也不少。群众要有雪亮的眼睛去判断,恕我不能黑白说明,免得得罪握有/靠着权势和钱势之小人,增添几个诽谤案。

董教总本来以华教运动形式在体制之外争取,现在,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指高教部可以插手新纪元学院事件!另一方面,马华公会本来就在国阵中央政府里,掌管了教育部又高教部多年,新会长翁诗杰却称赞自己的首份成绩单是——“成功争取”拨款予华小董事部,一面企图“踩”民联政府不像执政党!

各位,看到这些因为要达到某些目的和政治需要而发,似是而非的言论和价值行动的错位吗?

说别人语无伦次的谢清发说:董总特大10比3 不续聘柯嘉逊博士的结果是“民主”,少数服从多数,大家应该接受。

如果,董总特大的“民主价值”那么重要和值得捍卫,谢先生必须回答以下问题说服我:

1. 为什么董总特大就决定了董教总教育中心的决定?(独大、教总和董教总教育中心赞助人都是董教总教育中心的董事,他们还没开会讨论这“决定”)

2. 为什么叶新田不愿意/敢召开董教总教育中心董事会和新纪元学院理事会,只停留在召开“董教总教育中心执行董事会”?

3. 为什么新纪元学院800位学生,96位教职员和200位家长的意见没有被“民主”处理?

4. 为什么一个在“执行董事会”之下委任的“遴选院长委员会”和“潘永忠博士的聘用”,没有到董教总教育中心董事会议通过 ?进一步签了合约,完成了民主程序吗?

5. 为什么现任院长柯嘉逊博士挽留了4位呈辞的主任,董教总教育中心的文告却指不挽留,而且志明每一位的离职日期?是谁越级做事?是谁开会讨论?谁该负责?

6. 高铭良已不再是马六甲董联会的合法代表,他为什么还以董总总务的身份出席隆雪华堂堂庆?马六甲董联会的民主议决,董总有没有尊重?

民主价值,不是“少数服从多数”的简单概念,还包括了透明、合理的程序,绝对不是“黑箱民主”。 民主价值是崇高而没有争议的,必须身体力行,而非“胡言乱语”实行“假民主”。当权执政者也一样,踏踏实实,推动多元教育政策,把华教运动的要求,如公平建校、拨款,母语教数理等纳入体制,做“秀”很容易让人看穿,因为,经过多年的失望,大家都在看你怎么做。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如果现任董总主席叶某人,如此颟顸无能专横跋扈,只说明华教的悲哀。可以换一个;要是他装疯卖傻另有所图的话,你呼天抢地又怎样?那已经是一个危机了!【水梅】

匿名 提到...

千手观音同时动手只能做一千件事;政客是日理万机,立判高下。版主以为自己是谁?真想要打抱不平替天行道?奉劝一句;量力而为,莫要抓狂!!摇头。。。

李书祯 Jean Lee 提到...

如果一个不小心到天堂报到了,也真做不到什么,我们何其脆弱?
然而,一天还能思考,还可以写,还可以讲,就应该把话说出来。
我们,也是从学生时代燃烧对华教的热诚,青年时的积极和投入运动,到今天看到这种“难看”的运动内幕。还要我们“被耍”到最后吗?

匿名 提到...

听人家讲,华教是良心工作,没有听说是有趣的工作。任劳任怨锲而不舍谈何容易!既然是想为族群尽点力,就算必须趟浑水受委屈,也应是题中之议。争持双方互指对方‘ 难看 ’,就成意气之争啦!唉,任劳容易任怨难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