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8日 星期四

《林苑百合》谁是白小保校功臣?

我在2009年1月5日《中国报》看到一则新闻,第一任保校秘书陈国光指责一些人士忘记“保校功臣”,没有委任他们进入白小新校董事会!

如此言谈,实在令人窒息,饴笑八方。自称英雄非英雄,自古功臣由君皇封赐或由民间鉴定。哪有自封功臣的?

自封者,不是“自大”便是“自卑”;两者都是缺乏自我肯定,而向外索求肯定。这也是华人社会一些陋习如谄媚、奉承、讨好所造成的“英雄主义”,充斥华社、党团,尤以政界最普遍。

在白小运动中,投入的人何止有切肤之痛的村民和家长?还有很多很多毫不相干,外来的关怀者,不计较得失的年轻人,有人出钱出力,有人卖艺表演,有人抛头露面,四处奔波,有人冒着被取缔的危险,还有人含冤而终。论功臣,他们都是。难道全部都要挤进董事会?

今晨,我们怀着兴奋的心情来参与白沙罗中华小学2009年的开学典礼,见证一场运动奋斗得来的成果。正正门口又是一张抗议教育部和工委会遴选董事会的布条,陈国光还是喋喋不休地向记者发表“功臣没有当董事”的各种言论。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 陈国光是最早时期白小运动的猛将,很热忱,很投入;我也看到了他在运动中的付出与成长。因此,更应珍惜现有的成果,感激这场运动带给每一个人的成长和收获。

董事的职位不是“奖赏”,是一项“无薪”的工作,不能以此论功奖赏,陈国光应该停止争论董事遴选委任。

在保校运动告一段落,学校进入体制之后,大家更应全力建设新校的组织,包括董事会、家教协会和校友会。

陈国光目前是白沙罗新村的村长,在地方上协助学校发展已是理所当然的;倘若他还想成为该校董事,真愿意为新白小服务,他可以通过家长教师协会竞选进入董事会;而耀扬、耀庆应该加一把劲正式把白小校友会成立起来,寻求通过校友会的正式管道进入董事会,无须再吵吵闹闹,显露弱点。

毕竟村民素质良莠不齐,在8年的坚守中没有成功被敌方分化力量,已属非常幸运。现在,白小保校运动已经达到最基本的成功——重新启用校舍;一则新闻,一张布条已不碍事,大家还得海量;就让他们“自我表现”一番罢!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如果白小保校运动成功有‘功臣’的话,那么,陈国光为何不算?他当下的行为至多是‘领功’而非‘冒功’。成为董事要付出很多,他懂的吧!既然他肯和别人一样持续奉献,为何加以非议。多一个率直·坦荡的人不好吗?为何要踩呢!冒昧问一句:如果多几个陈国光,尊意以为如何?

匿名 提到...

评人论事,读过书的人心中都自备一把尺来量度。这把尺像极了阎王府的那张床---都有‘标准’尺寸。谁躺在床上要是短了就要拉长;若是长了呢?便须掐头去脚,使其符合‘标准’。若斗胆问他自己睡上去会如何?答案自然是:我当然是刚刚好的啦!良莠不齐便规范划一了。【水梅】

李书祯 Jean Lee 提到...

没有人否认陈国光的功劳,还有很多有功人士,已经不止一个陈国光;不然,白小撑不到今天的重开。

领袖者,知道什么叫大局?拥有争取策略,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退?又什么时候守?不是一鼓作气蛮干到底,伤人伤已。

有心,有勇,有谋,不需要死缠烂打。

匿名 提到...

陈国光这人好像是从保校运动中冒起的。
现在怎么就变了呢?华文教育培养人才,华教运动更应该多出领袖的呀!
今天的华教领袖到底怎么啦?刚刚说陈国光不行···那边叶新田也挨了重重的一拳!
我想想一下,好像是本拉登的魂已经附体在华教界了啦!
那位出拳的老兄会是谁呢?
千祈千祈,千祈不要也是‘华教人士’才好啊!
阿弥陀佛······

匿名 提到...

当年陆庭谕是被谁打得头破血流的,至今还是个谜,并且已没人有兴趣知道了。今天被打的轮到叶新田,层级是越打越高!如果说打人者是流氓似有点迁强,也没动机。说是同一个阵营的人吧却又无先例。猜测归猜测,但总不会是在玩‘苦肉计’的吧?布什被台下丢鞋子不久,立刻就有翻版···
全世界都在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