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2日 星期三

《林苑百合》 不是空穴来风 (原稿)

首相纳吉日前扬言“国阵誓夺回雪州政权”,而副首相慕尤丁却在另一端说:“民联将在两年内倒台”,他们俩不谋而合?不约而同地那么认为吗?

有了霹雳州夺权的前车之鉴,有人认为不是空穴来风;民联更要提高警惕,人民不能忽视雪州的情况。

霹雳州目前陷入很多官司,人民要求解散州议会重选的呼声响彻云霄,然而,国阵政府却仍然操作,皇室的默许取代了民意;民瘼与民生在两线雏形斗争中,退居次要,不能彰显政治为造福人群的功能,民意渐开的同时却又日趋式微。这种现象,在一个非民主和非法制的国家,可以被复制而无可奈何。

308之前,选举委员会(SPR)都是跟随国阵的选举口令行动。然而,自2008大选后,国阵“愿选不服输”的心态反映在各个不同层面; 霹雳州夺权是最明显的例子。还有一些不明显,然而,夹在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之间,深刻影响民生的个案,却层出不穷。譬如中央政府不再承认民联政府委任的村委会(JKKK),却在地方、房屋发展部门下自行成立新村联委会(JKKP),而原来属于中央的拨款,迟迟不下放地方政府户头,地方上各种工程如:马路、街灯、沟渠、树木等维修费剧减,严重影响民生。

即使国阵在一些州属失去政权,但它仍然掌控中央政权,仍然须要履行照顾人民的责任和义务;中央不能因失去了州政权而拒绝分配国家资源予州属或地方政府。这是为何回教党长老聂阿兹要接见首相纳吉,并说明州政府与中央要合作的原因。然而,国阵在马来媒体上硬硬把他们的会面,写成是回教党和巫统的合作,混淆视听。

说一个发生在班丹地区“愿选不服输”的小故事,给大家一些启示。国会议员翁诗杰动用其国会选区拨款铺路,划停车位,原本是好事一桩。然而,他为了标榜个人功绩,自行安排承包商进行该工程而没有知会市议会,以致管辖单位接获众多投诉!根据居民的投诉资料显示,工作人员非市议会工程人员,而是穿着国会议员肖像的承包商,封路、扫了街,铺过路后,把停车位划回去时不规格,以致居民要在车内“爬进爬出”,大吐苦水。

正规而合理的做法是:国会议员可献议市议会运用其拨款进行基建提升工程,而他只要去视察工程或完成后去做一个启用典礼,迎来的是掌声而非投诉。

回教党连月的党选、党争,让我们看到该党的意识形态非铁板一块,有进步和保守的两派势力较量,破除了社会对回教党的一些迷思。而我亲身经历带领回教党州议员和党干部拜访神庙,在交流中,州议员依斯甘达还鼓励该庙委员会多办健康活动,带动社区的多元发展。

基本上,雪州民联的表现得到至少64巴仙多数人的认同,而三党在州议会的表现与合作方面,也没有太大问题,国阵要重夺政权,其实不容易。

近日,回教党青年团在雪州行政议员哈山阿里的陪伴下,再度呼风唤雨的禁酒风波,绝非偶然。因该课题在2008年已经讨论过一次,在各地方议会也有人零星提出讨论,但都还没有正式提议或定论。为何禁酒之风会在国阵扬言夺回雪州政权时扬起?

现在社会一般要如何反应?跟着回青团和巫统跳舞?还是静观其变?毕竟,此时起风,非空穴来风。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一个国家政权的轮替,在大马绝对是石破天惊的风暴。一切肮脏龌龊的手段,势必轮番再登场!

民联只有在捍卫掌权的州属,交出合格成绩单基础上,才能领导人民逆流而上···

否则只好在野蛮反扑的恶浪中淹没······

民 心 如 焚 !!!

李书祯 Jean Lee 提到...

同意上述分享,民心切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