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9日 星期二

<林苑百合> 語出驚人,煽風點火

馬來西亞華人回教徒協會副主席鄭全行,今年數度語出驚人地「捍衛回教徒」或「馬來人」,反對趙明福遺腹子的合法身份、評華小制度,現在又說回教徒墓地和節日慶典被非回教徒「淹沒」。

鄭全行全然從種族和宗教觀點出發,在傳統馬來政治的思想脈絡下,煽風點火的作用是肯定的,重點在我們如何解讀他的行徑。他為什麼在這個時候這樣做?鄭全行除了擔任社團職位,也是宗教司,有鑒於此,我比較願意從動機論去探索他的發言。

他的談話不一定代表回教徒或華裔回教徒群體。如果不探究原因,華社這頭譴責、那頭批判,大家很容易變成了他的超級推銷員,讓他趁勢快速竄紅。

Google搜索有一條顯示,回教黨支持者俱樂部主席符芳僑指出,「鄭全行的言行是為了博取馬來社會接納。身份失落的鄭全行博士,……走不進馬來社會,導致身份失落,其實不僅是鄭全行問題,也是其非馬來回教徒所面對的困境」。

這一段發言值得我們深思,因我國有不少因通婚或其他因素而改信回教的華裔、印裔或其他族群,一旦他們成為回教徒後,是不是就脫離了他們與生俱來的原族群關係?

無論你信奉什麼宗教,民族的特徵是與生俱來的;還有,在成長過程中陶冶每一個人的傳統文化背景,都不會一夜間消失。鄭全行把「回教徒」等同於「馬來人」的看法是一項錯誤,也可能是很多人的思維盲點。

如果讓他進一步概括性地申論他的繆誤,把種族和宗教混在一起大發偉論,僵硬而刻板化地以種族比例作為不同宗教節慶和墓地的訴求,正當種族政治面對衝擊和瓦解之際,會不會更加劇族群間衝突及磨合滋長種族政治,使之更極端地走向宗教化?

在我國,馬來人是回教徒,但,回教徒不全等於馬來人。如果所有回教徒在同一個宗教信仰的教導下,價值觀應可達共識,不該有邊緣化非巫裔回教徒的情況,鄭全行也無須介意不被馬來社會接受。

我們在市議會經常討論回教徒墓地的發展問題,反而,沒有討論其他宗教墓地的要求。記得有一次,我們要求在新村邊緣找一個地方作為停柩待殯的地方,以方便沒有能力使用私人殯儀服務的華裔同胞。眾馬來議員提問為什麼華人要停柩2、3天,不能像他們在太陽下山前下葬,而印裔議員也說他們頂多停放一天。當我解釋不同族群文化對生死有不一樣的理解,而這是華人的守孝文化,至少也要等所有的子孫回來。他們雖驚訝,但理解之後就能接受。鄭全行怎麼那麼大的反應?一位宗教司的包容力和寬容度不是比一般人更大嗎?

备注:其实我国统称穆斯林为回教徒,而在中国,回民却不一定都是穆斯林(Muslim),避免族群和宗教的混淆,我们应该称呼回教徒为穆斯林;而正确地把回教改为伊斯兰教(Islam)。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什么‘身份认同’,‘价值认同’算你都达到了好吗?人家最后祭出‘种族’,你说如何认同?

什么郑全行什么邱家金···等辈一派胡言其实是寻求“利益认同”,“为虎作伥”···除此以外‘什么都不是!!呵呵

zuiyanhong 提到...

读了这篇贴文,想起由许某人编写的《道德教育》课本,将马来西亚的种族与宗教混淆。书中一课介绍我国人民宗教信仰与节日,说明信仰伊斯兰教的马来人庆祝开斋节,信仰佛教的华人庆祝农历新年,信仰兴都教的印度人庆祝屠妖节。
马来西亚课程发展中心竟然容许华小采用误导国家未来主人翁的教科书,Malaysia Boleh的荒谬绝伦显露无余。

李书祯 Jean Lee 提到...

今天咱们接待宁夏回族自治区省办主任,他告诉我们在他们那里,穆斯林是庆祝大年初一的,都拉上红彤彤的采带,彩球和穿上红衣裳。如果他是汉族穆斯林终得记得自己的中华文化吧!

匿名 提到...

不相信有哪个宗教要信徒去当人肉炸弹!也不会要信徒抛汽油弹挑衅别人!

都是政治人物干的!

淼淼 BiowLee 提到...

觉得说,“否定自己的文化”也是算是“种族歧视”呢~@@

而有以上两种特征正好成了个猪八戒照镜:里外不是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