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2日 星期三

《林苑百合》 叫邪恶止步 (原稿)

雪州民联同志赵明福协助反贪污委员会调查,被不间断地盘问至凌晨3点45分,在该部门的监管期间,不幸从雪州反贪污总部高处离奇摔下惨死,家人痛心疾首,社会哗然,国际关注。

官方对死因的第一说词是自杀;反贪污委员会主席阿末赛益声称事发时已结束盘问,反贪污委员会无需负责,得到拥有“千万皇宫”的前雪州大臣吉尔的附和。暂且不谈民联各党领袖的反应,单是没有政治利益和冲突的普罗大众,对一位大好青年的惨死,无不感惋惜和愤怒,纷纷发声要反贪污局解释,要求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在短短三小时,参与“为明福讨公道”签名运动的群众就有1500人。另一边厢的网络世界,掀起更多对有关当局不负责任的谴责和案情讨论;各地到马六甲送殡的党团、社会人士多达2000人,可见官民之间的理解和反应,大不相同。

尽管民政和部分马华领袖与民同声地呼吁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然而,他们的老大巫统的副首相慕尤丁,一开腔就在马来文报章《阳光》(Sinar)叫民众别把指头指向反贪污局;而今日赵明福举殡,慕尤丁又说这是雪州民联利用“明福的死”转移反贪污委员会对七名行政议员的调查云云,抵消了国阵领袖上门哀悼、送花圈慰问、祭拜等等动作的含意,让人们更是反感,觉得国阵是猫哭耗子。

反而,警方的态度稍有转变,从出动镇暴部队驱赶在雪州反贪污总部呈交备忘录的群众,强势逮捕现场的国州议员和政治助理之后,对案件的诠释从“自杀”到“不排除谋杀”,并列刑事案处理,向相关官员录口供,稍微缓和群众的愤慨,扳回一丁点儿信心,大家拭目以待。

而今,人死不复生,但冤案总得水落石出,让冤魂得以安息。我们的社会不能允许冤案惨案继续发生,更应以集体力量阻止政治逼害,停止暴力。尤以国阵与民联两大阵营的角力中,很多有理想和抱负的年轻人参政,或在政党,或在社会运动,如果我们不能确保一个安全的政治环境,我们将丧失人才和国家的前途。

赵明福死于非命,不只让他的家人好友痛心,社会惋惜,对于民联政府的政治工作者更是重重一击。庆幸,重拳击不倒斗志,在镇暴队的三级暴力演出后,虽有多位年轻人和州议员受伤,次日,我们仍然见到他们在菜市场发动签名运动、在追悼会上;网络团体(E-group)和面子簿(Facebook)的反应也让人化悲愤为力量,犹如倪可敏所言“一个明福倒下,千千万万个明福站起来”!

民联政治工作者应进行团体心灵治疗和建设,更勇敢地展现我们要改变国家社会的决心,叫邪恶止步。对于国阵政治工作者,我不期待他们“高风亮节”但至少应做到“光明磊落”。

1 則留言:

霞妹 提到...

团体心灵治疗和建设真的很重要,要不然大家日后在政改上恐怕会有丝丝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