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7日 星期二

《林苑百合》 独大有权 (原稿)

张光明博士继去年新纪元学院事件出言不逊,一鸣惊人后,而今再度语出惊人地 指责胡万铎拒绝包括他在内的30人集体申请加入成为独大非营利有限公司会员,违反《1965年公司法令》…还说独大这么多年了,只有区区75位会员……他(指胡万铎)坐在那里却不做事,几十年没有发展,收集那么多钱干什么?…。

张光明真要爱惜其堂堂“博士”之誉,不让他人质疑他的智慧,不该因被拒绝加入而老羞成怒、不明事理、没有礼貌地指责胡万铎。万一胡万铎像一些人那么小气,因一句不喜欢听的话发出律师信起诉,就很不值得了。

我参与华团20年,从校友会、青年团到隆雪华堂,在招收会员方面都需要提出申请和会议通过的程序,目的就是要审核会员背景,是否符合章程规定,以控制不良份子或别有居心者或其他政治议程。这是合理合情合法的管理程序,就算是保护政策,也没有不妥。

况且,大部分的章程或会员申请表格都有注明该团体可以拒绝申请,并且无须给理由;就像你去美国领事馆申请入境签证一样,他拒绝你也无须给任何理由一样。

雪华青推动民主人权观念,批判和反省政经文教领域的许多议题,引发一些政治人物的关心,在1994年左右,也曾拒绝过马青成员47人集体申请加入的案件。至今回顾,我仍认为雪华青当年扮演好守门人的角色,没有让马青入侵,才有后来的反对新教育法令、反对宏愿学校签名运动、反对义山搬迁、协助推动大选诉求、声援白小、反收购和垄断华文报业等等,至今,仍然坚守维护民主人权的理念和议题。

而今,虽然新纪元学院换了新院长潘永忠,董总也已经改选,叶新田博士和邹寿汉稳坐董总主席和署理主席宝座,并不代表华教已大一统,没有了分歧。30位申请独大会员者,包括邹寿汉、张光明、陈德昌、李清文、岑启铭、高铭良、王有生、黄福地、吴治平、古文煌等,心有灵犀,集体想为独大奉献,而无关独大地段的说辞,连老年痴呆的都会注意到其不寻常。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独大采取保护政策,绝对有权利拒绝他们的申请,而不给任何理由。况且,独大乃非营利有限公司,不是一般社团;非营利有限公司有其既定宗旨和目的,任何不能达致或可能破坏其目标的事情都可以阻止其发生。

再说,我希望张光明博士在发表言论之前,多做一点功课,不要误导群众。独大非营利有限公司的宗旨是发展国内“华文高等教育” ,不是招收多多会员的团体,也不是发展“华教”的笼统概念;在财务上,这些年来独大根本没有去筹款,她原来的存款也不多,张光明怎么说胡万铎收集那么多钱干什么?
当年,成立董教总教育中心非营利有限公司的目的,是权宜性地避开“独大”字眼的历史包袱,以接受副教育部长冯镇安所发出的高等教育准证。因此,在董教总教育中心非营利有限公司董事会才有独大、董总和教总三单位的当然代表,以确定各单位的控制权。换言之,独大在董教总教育中心拥有当然代表的控制权外,还有她原来的自主权。

加影华侨联谊会* *把献地信托给独大非营利有限公司,就是要独大非营利有限公司负起建设华文高等教育的责任。独大在发展华文高等教育方面不能轻易度让其基本权益。


备注:** 应该是加影华侨学校产业授托会。**

3 則留言:

thepplway求真 提到...

我注意到郭全强的谈话已经失去对华教现况的中肯分析,难道他忘了已故沈慕羽先生的意愿如何不被尊重吗?

不要告诉我现在董总的大动作是与沈老以及其他华教先辈的意愿划清界限?

李书祯 Jean Lee 提到...

郭主席已经说了,他之所以沉默至今,是因为他不认同已故沈生和张雅山先生的意见。

匿名 提到...

照我的看法, 这位张博士必定是一位马华党员, 或者具有马华背景的谋士。另一位具有马华背景的学术人员是潘永忠, 他的弟弟潘福财曾经是瓜拉雪兰莪县的官委县议员。(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