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1日 星期二

《林苑百合》华教基层是什么?(原稿)

昨天华团发动废除内安法令签盖大会,拉惹伯特拉的妻子玛丽娜。李控诉说 :“政府已经聋了,他们听不见我们的声音。”;我也有同感。

政府一意孤行地采取强硬措施,屡用内安法抓人,打击人民的言论自由,对民意不加理会;人民只有在大选时,才能够用手中的选票否决他,那是人民表示不满的唯一机会。逆民者亡,因此,308政治海啸出现了。

日前跟玛丽娜。李站在一起反对内安法令的董教总领导,尤其董总主席叶新田和教总主席王超群,领导华教运动,常常到各州各地去宣教、募捐,然而他们又怎样面对华教基层的不同声音呢?华教基层除了捐献之外,有知情权、发言权和参与权吗?

以新纪元学院风波看来,华教基层除了霹雳州那两辆巴士和两辆轿车的人士获得董总和雪隆董联会的领导招呼之外,那些要求知道事件来龙去脉,要求召开说明会的华教人士、赞助人、华团代表、董联会、学生、家长和老师,一律没有受到应有的回应。我们只见叶新田对媒体说:“新纪元学院将维持董事部原来的决定,公开招聘新院长。”;并且指董事部和新纪元学院院方将尽量减少发言,让整个风波先冷却下来。

在新纪元学院的风波中,董教总应向华教基层解析的事件,不是该不该续聘柯嘉逊博士作新院院长而已,还包括:新纪元学院雪邦校地合约的问题、加影城市校园计划的可行性、新纪元学院的办学方向和各学科学术鉴定、新纪元学院升格大学事件,是否还坚持办一所华文大学,真正完成我国华文教育体系的愿望?等,都是华教基层关心,而叶新田博士自事件以来未谈过的课题。

董教总领导人不应该以为董总主席经过一层一层的组织结构,“民主选举”出来后,就非常具有“民意基础”,而高高在上地藐视华教技术团队和基层的声音。请勿忘记运动的主体在哪里?

同样的,当董教总喊出“回归教育”时,请各位董事老爷看清楚教育的主体在哪里?

教育的主体是学生,教育的引导是教师、校长,教育的场所在校园。这些主要的人,他们的声音有没有被听到?有没有受重视?我们只见董教总教育中心口口声声地谈:董事部主权问题,签支票“出粮”的事情,有权征聘的问题等等。

社会在进步,人民的意识也被唤醒了。昨日,华教运动不止情感号召,同样需要说理,同样对基层有所尊重。现任董教总领导人的素养和表现,不符合民主、透明、公平、说理的价值要求,怎么样说服群众?怎么样领导运动?

与其神经兮兮地指控“有人”企图分裂华教,不如来个彻底的自我检讨,为什么要“自残”,搬石头扎新纪元学院招牌?谁分裂华教?

当“自残”行为已经不是道理可以分析的时候,华教基层要求董教总衮衮诸公招开说明会,实在是“强人所难”了。

但是,没有公开说明会,华教基层的心里更是难过。因为,他们不是学校里的董事,没有选票,没有“正确管道”对董事、董事部、董联会、董总、董教总教育中心发言询问,又被劝告不要讲那么多,让他们冷却下来…….哎,我看既然华教基层什么都不是,就只好先把问题憋着,憋着,只要不憋到生病就好了。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华教运动也有‘在朝’和‘在野’之分的呀!偌大的国阵不也经受不起308海啸的颠簸,咣叽散架么?若论体积规模,华教小多了。但他却是一个‘皇朝’!不兴投票,所以只好递呈‘万民折’了。但这里头的帝皇将相,几乎都是老板商人。。。岂是谁都敢惹的?看来,海啸是掀不起了,揭竿起义吧!‘打倒董教总皇朝’?【水梅】

李书祯 Jean Lee 提到...

其实,很多人也许分不清董教总和董教总领导人的不同点,前者是我们捍卫的,后者需要自我检视,自重,因为他们是可以被更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