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7日 星期三

《林苑百合》新年盼望

俗語說:「王小二過年,新年難過,年年過。」

一般人想的不過是過個肥年抑或普普通通的新年,泛指物質上的需求。有鑒於此,新年前在記者的要求下,我和助理走訪了區內一些清貧人士,瞭解他們的需求,幫助他們「圓一個夢」,讓新年多一份來自社會的溫暖,送了一些他們過年很想要的物資。

我們和蓮花苑州議員李映霞一同走,一家家去「圓夢」。參與的人都深深感受到,在這繁華的吉隆坡還隱藏著不少赤貧國民。一家老少住在高壓電下的非法木屋里,忍受烈日的酷熱,走路害怕地板會掉落;建築女工因尾龍骨受傷,年邁不能工作當了伸手將軍,靠孩子供養,卻招來女兒的拳打腳踢;孩子成家離開原生家庭,年屆七旬老母必須到面檔洗碗照顧受傷殘疾的中年兒子;還有一婦女生了5胎後老公嫌棄她肥胖的身材,把兒子帶走等等。多不勝數的心酸故事,反映我國社會福利制度尚有許多的不足,需要靠媒體喚醒注意力,並在民間注入愛心和關懷,彌補政府體制和政策上的缺陷。

正當我們忙著傳送溫情之際,另一邊廂協助拉電掛燈籠的義工謝福不慎跌倒,傷及後腦,須動刀清除淤血;大手術雖成功,然而在療養期間卻因細菌感染併發,導致他腦部缺氧而腦死,過不了年關。

突如其來的意外,讓他的至親從聞訊、搶救、等待手術、做決定到最後為他念佛誦經,目送他離世的過程,度過的是未知難熬、峰迴路轉、撕心裂肺的漫漫長夜。義工失去的是生命而非物資,目睹他和其家人所承受的忐忑不安和痛苦,雖及時施以援手,也難撫平大家內心的傷痛,惟借助佛法,祈求各方尋求自我情緒的解套,努力和堅強地面對不幸的事。

我想,新年終究會過去,卻是痛苦、難熬的一個新年。有何期盼?

升斗小民所能掌握的,就是個人社會角色中的一個小範圍,兒女、父母、夫妻、職員、老闆等,人人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負起個人、家庭和社會責任,減少社會問題。

另一方面,小市民儘管心願再宏、生意再大、學位再多、口才再好,其實影響力也有限,無法改變國家政策、社會制度,也無法提升人民的思想意識、改善種族關係。唯有發揮集體的力量,人人參與,不退縮、不移民、不放棄權力,在政治上尋求更大的突破和改變,才有可能保障我們的權益,帶來更美好的生活。

生於斯,長於斯。如果你是雨露,應該滋潤這一片大地;如果你是堆肥,應該滋養這大地上的花草樹木,讓我們的後代子孫擁有一個百花齊放、萬紫千紅的大花園。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残酷的现实 最大的杀伤 先把人麻痹 再令人抓狂 言行和举止 细碎而零乱

······

李书祯 Jean Lee 提到...

请多指教,愿闻其详。

霞妹 提到...

赞同你所言的,尤其是末段。 大家都好好加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