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3日 星期二

《林苑百合》 在武吉公满新村(原稿)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和青年团受邀拜访劳勿武吉公满新村(Bkt Koman), 事关该新村村民反对一间澳资公司*在该地使用山埃采金,因为村民认为山埃采金所释放的毒废料,污染环境和村民健康;他们自筹经费找了国外的环保专家前来考察、研究、做报告。然而,专家时时刻刻都被该公司派员监视,进出还有警察跟踪,似特雇随从一般。

此地无银三百两。按常理,如果山埃采金没有毒,厂家大可坦荡荡,无需阻止村民的参观。

武吉公满村民把事件诉诸法律行动,然而,5月中旬吉隆坡高庭审讯败诉,有些村民泪洒当场,感到失望。截至我们一行人到访,与村民交谈中发现,他们有些人的确感到很挫折;有些人甚至认为再也没有作为了。

一位年届70 的郑先生,泪水含眶地说:“很开心看到你们到来。我年轻时吃过政治饭,一家人都在内安法令下变成政治犯,现在我老了,希望年轻人带动年轻人,我们家乡很美丽,我不想离开这里”。

几位反对山埃采金的安哥村委与我们交流,其中一人苦笑说:“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戴上Rolex!(指手铐)”;事关他们带着环保人士和律师到金矿场参观,被警察以未经许可闯入私人地方为由扣留一晚。

我们参观采金公司周围环境,有些村屋隔着一条马路,有些隔了几排大树,有些就在屋子背后。年轻女生问:“那个湖美吗?”,我点头;“以前我们爱去哪里就去那里,有人到湖边钓鱼、游泳、乘凉;现在要进去都被围起来了!要拍照轻快点,等一下就会有守卫来赶人”;话未说完,守卫骑着摩多过来了。

我隐约感觉到一股不安全感在不满的情绪中漂浮,直到一位朋友要求我把部落格的一些照片删除,更证实这感觉。

村民乃手无寸铁和利益关系的一群。他们起来反对山埃采金,维护居住环境和村民的健康,天经地义,就像我们维护华教一样。然而,却在这个纯朴的新村受到利益集团的监视,承受警方的压力。

村民不但得不到该享有免除毒害和恐惧的权力,连执法的警察部队也没有捍卫我国国民生活的基本权益,服膺于商业集团。利害关系,可让人无限发挥想象。

我国的招商团都会对外宣称,马来西亚资源丰富,山明水秀,人才多元,肯做肯干,价廉物美,而且政治稳定,没有天灾人祸……。而今,丰富的资源被妥善利用,造福人群了吗?山明水秀,青山绿水孕育人才,被泽后裔了吗?管理和分配资源的人,掌握了公器和便利,有没有掌握公正和利他?

当司法、立法、行政都形成一体的马来西亚,民主和法治似空洞的名词,两袖清风的人民注定行穷无路,想要寻找另一村,不是相继坚持地走下去,我们肯定见不到路,走不到梦想的下一村。

*后记修正:该公司从1963年由澳洲人控制,然而,1970年转手甘文华集团后,再于1990年进行重组,由甘文华之子甘代耀在伦敦上市的半岛金矿有限公司(Peninsular Gold Ltd)独资拥有,其他董事包括彭亨州公主惹拉曼查(Tg Puteri Seri Lela Manja)及其前夫莫哈末梅斯(Mohd Moiz)。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书祯,
谢谢您的到访和对此事的关心。

李书祯 Jean Lee 提到...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应该的。
新村本来封闭,但是,网络已经悄悄地打开了另一扇窗,资讯流出,人群涌入是谁都阻止不了的事实。
接下来,会有更多团体来关心,收集资料和做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