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2日 星期三

《林苑百合》 华教运动就这样走下去 (原稿)

巧遇一北京旅马教气功的师父,他提问:“从去年至今他(叶新田)搞出这么多事情,怎么还会高票中选?你们马来西亚的华人怎么会这样?” 当然,他所指的是传统华社的华人群体。

雪隆董联会改选, 叶派45人全部中选,有些报章标题——“狂胜”或“大胜”;还有一些媒体的社论大赞是叶派多年来勤于走动,基层稳固,无私奉献的结果。有一些人在网络中不但为叶派抬轿子,还发表因沈德和重用“某独中校长”成了“票房毒药”等言论,企图在文字中宣泄她对他久久不能解之愤。

实事求是,出席会议人数从以往两届的107和133人增加到523人,翻了4倍,而投票结果显示叶新田的得票只有72%,比过去的94%下降了22%;对于一个当权的派系而言,尽管选前很勤于走动基层,也是一种倒退并没有狂胜。在此战役中落选,有心效力于华教运动的董事们,不应该气馁。

因为即使很多人不满意叶新田,讨厌他们团队过去两年来的虚伪、懦弱的表现,只要你不是董事,也不被委任为代表,你都没有投票权,这是结构性的问题。值得研究的是华校董事结构中那些成员之间的关系、行为和思维。

思维放在最后,因经长期观察,我认为他们并不怎么重视思想分析;他们比较讲究关系。个人和个人之间的各种关系,包括利益、乡情、甚至职位的交易。如此,勤于走动基层,才有机会拉近距离,玩弄权术,才能达标。

如果他们重视思想分析,可从领导了14年之久的叶新田团队所提出的工作目标中看到以下竞选口号的破绽吗?

1. 坚持“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的方针,督促政府公平合理地对待各民族母语教育。
破绽:2004,2008连续两届全国大选,雪隆董联会和董总都静静无语,不督促,怎样“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呢?

2. 继续举办华教工作营和交流会,改进组织结构和领导方式,培养干部和接班人。
破绽:排除异己的领导方式,导致组织人口老化,青黄不接,缺乏干部和新血。

3. 办研讨会,协助隆雪区独中培训教师和行政人员,邀请学者专家对学校进行评估及拟定发展规划担任主讲。
破绽:这本来就是一个“民间教育部”应该做的工作,变成竞选的口号是过去做不好,没有做,或是没有放重点做。那么,过去做了什么?

4.继续推动“华小董事醒觉运动”,协助还未注册的单位注册;加强已注册董事会正常运作。
破绽:这个本来就是董联会的“正职”,董联会只靠理事,没有校长的参与,可把工作做好吗?董事部与校长、教职员的关系应为何?雪隆董联会怎样看待校长职工会?苟延残喘的各县区发展华小工委会怎么样动起来?

5. 坚持母语教育立场,继续争取废除英语教数理、恢复母语作为数理科教学和考试的唯一媒介。
破绽:缺席跨族群的废除英化数理大集会和提呈备忘录予最高元首,只靠文告呼吁,文字和口号的“坚持”,“督促”或“捍卫”,不是愚弄大众吗?

6. 实行民主集中的领导,发挥团队精神,成为一支团结而有效率的队伍。
破绽:民主集中领导是什么? 在我看来,是通过所谓的民主选举程序,派除异议的集中领导制,所以,比较有效率。

雪隆董联会两年一度的改选直接影响董总的未来,本次却是影响华教运动的整体方向和原则的关键。尽管他州有人可能要在董总选举中挑战叶新田,无可否认,雪隆董联会因地理因素仍在全国华教运动中扮演主导性地位。

我们只能悲痛地看着华教运动就这样“走下去”;抑或,更活跃地组织教育议题团体,例如:家长会、教改会、跨族群教育论坛,让华教运动突破这个结构性的缺陷,留下人才。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没料到竟然是“全军皆墨”的呀!两个阵营交锋激烈得很···唉,不好意思说这叫“兵家常事”啦。

情 何 以 堪 !

李书祯 Jean Lee 提到...

何必那么多情?